欢迎来到,天津市君利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 同是违建 姓公姓私命不同

行业动态

同是违建 姓公姓私命不同

2013年08月13日 14:44 来源:羊城晚报

       搭建的“7”字形商铺曾被消防部门认定违建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文聪

    虹桥和首信是东莞市厚街镇最热闹的两个菜市场,如今它们都卷入了违建风波。处境有所不同的是,属于竹溪村委会的虹桥市场“风平浪静”,而属于私人投资的首信市场却面临强拆危机。12日,首信市场经营户向羊城晚报记者投诉称:“凭什么村委会的物业违建15年,而且还被法院判定过的也没人去管,私人市场的便民遮雨棚却要强拆?这是选择性执法。”

    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厚街综合执法分局局长刘传铭解释,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从没接到过有关于虹桥市场违建的投诉,也没有收到住建部门要拆虹桥市场违建的公函。他还说:“如果所有违建都去拆,那我们要累死。”

    拆除通知引发商户不满

    吴舜洪是潮汕人,他和朋友合伙投资建设的首信市场于去年12月底动工建设,今年4月拿到工商营业执照,6月份正式对外营业。被要求自行拆除的是室外大棚之间的通道,吴舜洪坦言,“通道的确是我们私自加盖的,用来给商户们遮阳挡雨,属于违建。但整个大棚场地,包括通道一起,都有安全检测报告。”

    记者在加盖了“东莞市厚街镇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组”公章的《工程验收会议记录》上看到,监督单位给出的结论是“经审查,竣工验收资料基本齐全,评定为合格工程”。随后记者还看到了一份由厚街综合执法分局下达给首信市场的拆除通知,上面写明,“必须于2013年8月15日前对相关违法搭建物自行拆除,逾期不履行的,将实施强制拆除”。

    对于上述通知,吴舜洪很不服气,“凭什么村委会的虹桥市场可以大肆违建?法院判了也不管!私人市场的便民遮雨棚却要强拆?执法部门为何选择性执法?要拆大家一起拆。”

    举报违建因为生意之争

    吴舜洪所说的虹桥市场毗邻首信市场,建成于1998年,属于厚街竹溪村委会。记者昨日在该市场看到,临街有一排水果批零区,面积600多平方米,十几家档主都经营水果生意。此外,在市场的北面还沿墙搭建了一排“7”字形的铁皮出租商铺,经营户主要以销售蔬菜、禽类为主。由于这排商铺横在村口北面,村民要想出村,就只能通过一个不到一米宽的小巷。村民方先生说:“这个违建1997年就有了,致使连一辆消防车都过不去,这不是在拿村民的生命安全开玩笑吗?”

    记者随后从法院公开的资料中得知,其实早在2011年1月,虹桥市场就被东莞市消防局认定为私自搭建铁棚,不但责令其整改,还处以4万多元的罚款。当年还被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判定,东莞市消防局所作处罚有效。

    “为何判决两年多了,违建还没被拆除呢?”吴舜洪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说:“虹桥市场的水果档、杀鸡档、蔬菜档目前都是违建,这些违建的档口,每个档口的月租金至少要5000元,所有档口每月总的租金超过40万元。”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虹桥市场的场长陈先生承认是他们向镇政府反映首信的通道违建,“首信市场开了蔬菜批发大棚之后,虹桥的商户几乎全被挖了过去。”而对于虹桥市场的部分档口是否属于违建,陈先生予以否认。

    违建都去拆会被累死

    昨日上午,厚街综合执法分局局长刘传铭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称,执法分局只是执法部门,并不是仲裁单位,是否违建由住建部门鉴定。该局至今没有接到过有关于虹桥市场违建的投诉,也没有收到住建部门要拆虹桥市场违建的公函。随后,刘传铭感叹:“我们分局人手有限,厚街镇120平方公里,我们局平均一个人要管理4平方公里。这个部门很特殊,左也不行,右也不行,老百姓总是指责我们,真的很难做。如果所有违建都去拆,那我们要累死。”

    当记者询问,“现在向你们局举报虹桥市场违建,什么时候能得到反馈信息?”刘传铭并未给出明确答复,只是说:“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只能说会尽快处理。”

    厚街镇住建局局长方沛林以开会为由拒绝了记者的当面采访,只是在电话里称:“首信市场的通道违建问题是已经确认了的,镇政府领导非常重视,开了好几次会。”记者追问虹桥市场是否也存在违建行为,方沛林说,这个问题无法直接答复,需要回去查一下资料。

版权所有 天津市君利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

地址:天津市武清区杨村光明道北侧君利大厦15层 邮箱:junlijituan@yeah.net

津ICP备11006691号!